亲人相见难相识 多少酷刑加身

亲人间彼此是再熟悉不过的了。可是如果一个亲人离开一段时间再和大家相见时,亲人竟然不认识的话,这中间的变故该有多大!中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,相当一部分法轮功学员真的被摧残到连自己的亲人都认不出的程度。

遭暴打面目皆非外甥女难认舅舅

辽宁省大石桥市虎庄乡法轮功学员耿春龙,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和母亲、姐姐、姐夫、外甥女依法进京上访。被大石桥市虎庄乡派出所、大石桥市官屯派出所的截访人员绑架到一个宾馆。他这样揭露自己遭到的迫害:“到了晚上,他们开始对我施暴。有个叫张海深的警察问我‘上访前在哪住的?’我就说了一句‘我不能说’。他就开始打我,用拳头猛打我的脸,还用画报纸垫在我的脸上打,说这样打我,别人看不到有伤。他不停地打我,打累了歇一会儿再打。一直打我到半夜十二点。我被打得满脸是血,满身是血,血溅了一墙,张海深就去擦。擦血的时候我看到他手都在发抖。第二天早上,我的脸已经被打的变了形,整个脸肿了起来,眼睛肿的成一条缝,眼珠子都充血了,看不到东西。第二天早上,他们竟然强行将我带到我的母亲、姐姐、姐夫和我七岁的小外甥女面前。她们一下子都惊呆了,我使劲睁眼开了一点缝,急忙笑一下说‘没有事儿’。小外甥女先前可能都没认出我,听见我说话才喊‘是我舅舅!是我舅舅!’”

九年牢狱两鬓白姐姐认不出妹妹

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,哈尔滨市轴承厂职工武丽君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。后被非法判刑九年,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。她经受了许多种酷刑,包括:各种罚站、罚跑、罚坐,警棍、电棍,吊铐、背铐、关小号、锁铁椅子、锁地环,打耳光、拳打脚踢、头撞墙,胶带封口鼻,夏天曝晒、冬天冷冻。狱警们还在她的饭里下毒,打致病毒药……九年之后,武丽君出狱时,两鬓斑白,亲姐姐都不敢认她了。

十一年牢狱酷刑重重母亲探视认不出女儿

二零零二年,黑龙江大庆市运输公司鸿运乘风购物中心职工刘淑芬,被非法秘判十一年重刑,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。在黑龙江女监,刘淑芬曾被强制坐在水泥地上八天,双手背铐,脚和腿被用绳子绑上,一直从早四点折磨到晚八点半。她还被恶警关小号,不让睡觉、不让洗漱、不让上厕所;被上大挂,用背铐挂起,脚尖点地,被吊的昏死过去;她还被吊起抻腿、二十四小时背铐、上背吊铐,手铐卡在肉里;还把她的手反扭到背后,铐在床上,然后拖着床走,痛的她几乎昏死过去。

为抵制迫害,刘淑芬绝食七个多月,期间遭狱警野蛮灌食。恶警们还用开口器等坚硬的东西把她的牙齿掰伤,肆意把她的嘴、上腭和舌头弄出血。一次探监时,母亲见到她时惊呆了:眼前的人还是自己的女儿吗?只见她两眼凹陷,瘦的皮包骨头,人都脱相了。旁边的警察还说,他们是用凳子把她抬来的。母亲听了心如刀绞。

(责任编辑:湖北11选5前二组和值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2loli.com/xiaoyouxi/huanzhuang/201912/1147.html

上一篇:针对台中江陈会湖北11选5前二组和值 成立人权律师团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  1. 狄马:为什么总有克服不

    最近,我的一个老朋友死了。这个老朋友叫党治国,1954年以陕西省理科状元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水利系。1957年因替他的老师黄万里辩护被打成“右派”,发配到北京最远的木城涧煤矿劳...

在线评论

想说什么就说点什么吧! * 为必填字段

今日头条

人气点击

+